Esther Perel: 维系长期关系性欲的奥秘

[flash]http://swf.ws.126.net/openplayer/v02/-0-2_M8VTQ1K9M_M8VTQ5MQA-vimg1_ws_126_net//image/snapshot_movie/2013/11/1/7/M9DOT3H17-1423031805654.swf?isTEDPlay=1[/flash]

为何性爱的激情那么容易褪色?就算是那些爱得如胶似漆的夫妇也无一例外。为何亲密的爱情也无法维持激情的色彩呢?这和我们普遍对性生活与爱情的关系的认知相违背。或者说,换第二个问题:我们能留住我们现有的性生活频率吗?这可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,对吧?再者,为什么偷腥会令人如此激情彭拜?又是什么东西令人在偷尝云雨之情时有如此旺盛的性欲呢?又是为何性爱孕育了儿女,而儿女却最终反过来却成为夫妻性爱的灾难呢?这对于性欲可是种致命的打击,不是么?还有,当你爱时,你有什么感受?并且当你产生欲望时,这种感受又会有什么不同的变化?

这些都是,我今天想要探讨的问题,—–探索现代爱情中人类的原始性冲动,和其伴随而来的困境,为了这一研究,我去了很多国家,而我注意到,凡是浪漫的国度,都面临着性欲消退的危机。欲望消退危机—-正如我们的需要一样,性欲作为我们对自身个体的表达:是对于我们的自由选择、偏好和身份的一种需要,性欲已经成为,现代爱情和崇尚个人主义的社会的核心概念

要知道,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,我们长期体验性爱,不是为了生一大堆孩子,比如说14个。—–或许我们部分人可能要生养育更多,以防很多可能会夭折,也不是源于女人生儿育女的天职。人类第一次将我需要性的观点超越了仅仅是体内的性欲在作怪,是因为性爱能给人们带来愉悦和稳定的关系。

那么,究竟是什么在维持着人的性欲?而维持性欲为何又这么难呢?要维持夫妻关系中的性欲的关键,我认为在于协调两种人类的基本需求。一方面,是我们对安全、可预测性、安全感、可靠性、可依赖感和对永恒的需要。所有这些生活中能为我们提供所需的厚实而安稳的体验的地方,就是我们所说的”家”。但同时,无论男女,我们,还有另一种强烈的需要,—那就是对冒险,对新奇事物,神秘、危险、风险,以及对未知有的、预料之外和惊喜的渴望。我的意思是我们喜欢出游,旅行,这就意味着在一段关系中,要协调我们对安稳感的需求,和对猎奇的需要,我们今天称之为,“有激情的婚姻”过去曾是相互矛盾的的两个方面,婚姻曾经是一种经济制度,你可以从中获得某种合作关系,它一般以孩子,社会地位,继承权以及同伴的形式出现。可如今,我们在希望我们的伴侣可以继续提供这些的同时,又要求他们成为我们的知己,做我们可交心的伴侣和激情四射的情人,甚至还想长生不老呢,(笑声),所以,当我碰到我们的另一半时,我们简直在向对方要求,给我们这些过去原本一整个村庄才能提供的东西:如财产,名份,至死不渝的忠贞爱情,同时你还得让我觉得你是卓尔不群,有神秘感和有敬畏心。安抚我的同时带给我刺激。给我新鲜感的同时又要保持亲密。让我过安稳的日子的同时还要能给我惊喜。多数人认为这是奉献,性玩具和性感睡衣就能解决这些问题。(掌声)

现在我们应该说清楚性爱激情的现实部分了,对吧?我觉得,从某种角度讲–一会我们再会回到这个话题,其实欲望危机就是想象力的危机。

那么为什么美妙的性爱体验容易消散呢?爱和欲之间的联系到底是什么呢?它们是怎样联系起来的,又是怎么相互冲突的呢?横亘在这两者之间的是性欲的奥秘。

如果要我用一个动词来描述爱,那就是“拥有”而对于性欲,我想用”索求”来描述最恰当不过了。在爱情中,我们想要拥有,我们想要了解我们的爱人,我们想腻在一起,想跨越阻碍,我们想调和不安的情绪,我们想亲密无间。而在性欲方面,我们不想回到我们已经经历过的地方。过时的结论提不起我们的兴趣。在性欲方面,我们想找的是我们的另一半,一个在彼岸,一个我们想去探索的另一半。一个我们想呆在一起的另一半,和一个我们能探索其瘾秘的内心世界的另一半,在性欲中,我们想找的是一座沟通的桥梁。换言之,“一个巴掌拍不响啊”性欲也需要空间。这样说或许有点抽象吧。

带着一个问题,几年间我带着”Mating,in,Captivity”这本书走访了20多个国家,每到一处,我都会问人们:”你什么时候最喜欢和爱人呆在一起?”我说的是呆在一起而不是一起性爱,来自不同文化、不同地区、不同性别的人,除一个有点例外,其它人给我的回答不外如是

第一组:最想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,是爱人不在身边的时候、是分开的时候或是小别重逢时。也就是,当我能用我的想象力,想像我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,当我的想像力能回到这方面来的时候,当爱人不在而我又想要的时候,这就是性欲的主要组成部分,然而,另一组回答更有趣。我最想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,是当我看到他在录影棚工作、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、当他在做正经事的时候、当他在做她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,当我看到他在party上谜倒一大堆人的时候,当她开庭的时候。一般而言,当我看到我的爱人光芒四射而又自信的时候,这就是最大的刺激物了。光芒四射,在自我维系中也如此。在欲望中,我看这个人,人们很少谈论这些,当我们粘在一起的时候,也就是相隔5厘米左右的时候—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是几厘米,但是,这种分别并不是说相隔太远,以至于以后都不能相见。而是我能在一个比较合适的距离看着我爱的人,那个我熟悉和相知的,还带有点神秘,有点难以捉摸的人。我和爱人之间的距离成了一条性欲的纽带,也造成了我们的相互走动,因为有时候,正如Proust说的那样,发现奥秘不一定要到一个新的地方去,而只要我们有新视角就行。所以,当我们看到我们的另一半独自,在忙自己的事的时候。看着他我会对他有一种新的了解和认识,而我对我身过的一些奥秘是常怀着关注之情的。

更重要的是,对别人的了解,或者对自己的了解,都一样.最有趣的是,这不需要性欲。没有谁需要谁。性欲不存在谁照顾谁的问题。照顾是一种了不起的大爱,是一种强大的崔情药,我还看到一些人的性欲,是被那些需要他们的人唤起的,想要是一回事,但需要会令人性趣索然,这点女人最清楚了,因为任何母性有关的东西,都会降低性欲。很有道理,是不是?

第三类回答是:当我感到惊喜时,当我们一起大笑时会性趣大发,比如说,今天有人在我的办公室告诉我,当他穿着无尾半正式晚礼服时最有感觉了,其实性欲与晚礼服或牛仔靴无关,而是与猎奇有关。但新奇并不只意味着新的体位,也不是五花八门的性爱技巧,新奇是,你将自已的哪一面展现出来?你的哪一面你的爱人熟悉?因为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会说,性交并不专指性交活动,对吧?性交过程其实像你在去一个地方,是一个进入自己或对方体内的过程。因此,性交时何去何从?你们身体的哪一部分有接触?你们想在那里表达些什么?那是一个表现性爱技巧和精神合一的地方吗?那是一个俏皮掏蛋的地方呢还是一个略带点侵略性质的地方呢?还是一个你最后放弃,不想负责任的地方呢?它是不是一个你可以表达你孩子气的地方呢?性爱到底是什么?其实性交是一种语言。不是一种行为。而我,正是对这一充满诗意的性交语言感兴趣,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探讨”性商”这一概念。

要知道,动物也性交。而动物的性交是传宗接代的,是生物的,是一种自然的天性。人类是唯一过性生活的物种,所谓性生活完全是人类想象出来的东西,人类也是唯一能持续几个小时做爱,有幸福时光,有多次高潮,而没有身体抚摸的动物,因为人类能想象出这些东西。我们可以用意念来交欢,根本就不用直接的身体接触。我们能体验强大的性期待,那可是性欲的动机,能想得到的,它就可以是发生的,能体验到好像正在发生的,而实际上却没发生任何事,所有这些都可以同时发生,所以,当我想到性兴奋时,我就会想到性爱的美妙。而如果我把它看作一种“智商”那么,它就应该是你应该培养的东西。性商包括什么呢?想象力、情趣、新鲜感、好奇心和神秘感。但其核心是想象力。

但更重要的是,如果说我要弄清楚,哪些夫妇有性火花,什么东西方维系着性爱,我必须得回顾一下,性爱的最原始的定义,这一最神秘的定义,我经历过的,以一种分岐,通过创伤来看,这就是另一面,让我来看看,看看我成长的社区,那是一个在比利时的社区,所有人都是大屠杀的幸存者,在这个社区里,有两类人:一类是没有死过的,另一类是死后重生的,那些没死过的人一般都很现实,无法体会快感,不信任人,因为他们过于谨慎、杞人忧天、焦虑,没有安全感,不能自信地,在性爱中解放自我,没有情趣,没安全感也缺乏想象力。那些劫后余生的人,他们把性事当作忘却死亡的解药。他们知道怎样让自己活下去。当我听到我的那些无性生活的同事的故事时,有时我听到别人说:我想要更多的性生活。但很多时候,人们更在意性生活的质量,最好的是能过传统意义上性生活能提供给他们的活力、新鲜感、动感、和充满动力的性爱,或者他们希望,能得到这性爱。

所以,我会问另一个问题:我何时不会有性欲。我何时会压制自已的性欲。是什么令我毫无性欲。你何时令我性欲全无。人们会回答说:当我心死时、当我不再喜欢我自己的身体时,我对性也就没有任何兴趣了。当我感觉自己老了,当我没有自己的时间了,当我没机会和你去开房时,当我工作毫无业绩可言时,当我没有了自尊、当我觉得没有了个人价值时,当我觉得我已经没有权力去想,去获得,和去接受这种快感受时

然后,我会反过来问:我何时会性趣大发。因为很多时候,人们喜欢问这类问题:你令我兴奋,什么使我兴奋?我不可能兴奋的,对吧?但如果你已经心死了,你的另一半可以为你们的情人节做很多事啊!,没有人知道的,前台没有人呢。(笑声),所以,我让自己兴奋,我唤醒自己的性欲,我起来时。。。

在爱与欲这对矛盾体里,令人不解的是那些滋润着爱的养分——相依相伴、互惠、爱护有加、担心、和为对方肩负起来的责任,这些东西有时也会抑制性欲。因为,性欲来自于一系列的,并非全是爱的情感:比如说妒忌、占有欲、冒犯、权力、支配,俏皮、捣蛋等等。一般来说,大多数人晚上都会有性兴奋,其实白天也一样可能会有性兴奋,性想法在政治上不算很合适,如果每个人都能躺在床上想着满床的玖瑰,那我们今天就没有必要来听这个演讲了。但其实并不然,在我们心底的某个角落,有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,不知道怎么样将这些东西告诉我们的爱人,这是因为,我们认为爱是自私的,而性欲在很大程度上出于我们的自私,如果说非得这么说的话,自私就是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,只顾自我的感受。

所以,让我稍为概括一下,因为这需要调和一下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,这两种需要。也就是联系的需要,分离的需要,或者安全和冒险的需要,团聚的需要、自我管理的需要,如果你想像一下,有个小孩坐在你大腿上,他舒服地坐在那里,既安全又舒适,而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走出去,去发现、去探索.这就是性欲的来源,探索需要好奇心和发现。然后,在某时,他们会转过身来问看着你,如果你对他们说:“嘿,老兄,这个世界太美妙了,去享受它吧”那儿有太多乐趣了。然后他们会去探索,同时去体验,团聚和分离。他们会开动想象力和调动他们的身体,动起嬉闹的念想,想着,回至家时爱人在等待。

但也有人会说:我很担心、我很焦虑、我感到无比压抑,我和爱人很久都不理不睬了。那里有什么好呢?我们两人在一起不就什么都有了吗?就你和我?这就会引起一引起小反应,我们很多人都能识别,我们有些人会回到从前,很久很久以前,那些想要回到从前的小孩,就是那些想放弃部分自我的小孩,为了不失去对方,要想不失去爱,我就得失去自由,而我又得学会用某种方式去爱,这会导致我们过度担心、过大的责任和过度的保护而不堪重负,而我又不知道怎么放手,让你去享受、去体验快感,让你去发现,去进入我的内心世界,这要用成年人的语言来理解。性欲从我们很小时候就有,它会陪我们进入我们的性生活期,直至我们老死。第二个孩子回来,但伏在他们的肩上。你快到了吗?你会诅骂我吗?你会责备我吗?你会生我的气吗?这些或许都不见了,但他们永远都不会远离,这些就是人们常会和你说的,开始时会很狂热。因为刚开始时,亲密感,还没有这么强烈,而恰恰是亲密会削弱性欲。联系越紧密,觉得责任越大,越不会放手让你走,第三个孩子不会真正的回来

那会怎样?如果你想保持性欲,这是一种真正的辩证法。一方面,为了享受性爱,你需要安全感。另一方面,如果你没有性爱,你不会享受到快感,不会有性亢奋,不会有高潮,你不会兴奋,因为你花太多的时间在别人的身体上,或心理上,而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和想法。

因此,在妥协的两难中,这两种基本的需要,让我解理了性福夫妇的一些做法。首先,他们有很多性瘾私。他们明白各人都应该有,各自的空间。他们也清楚前戏并不是,你在性交前5分钟所做的事。前戏应该从你上一次高潮结束之后就开始了。他们同时也明白,性爱空间并不是,你开始抚摸对方,性爱是指你开设一个空间,就象经营一间大公司一样,在那里有你灵活的管理计划。(笑声),而你实际上只进入那个地方,然后像个好市民一样停下来,谁来处理这些问题,谁来为这负责任。责任和性欲俩都只能硬碰硬,他们不会合作。有性福的夫妇也明白,激情会慢慢退化。性欲这东西就很像月亮一样有阴晴圆缺。但是,他们知道怎么恢复它。他们知道怎么样让它再美满起来。他们能这样做是,因为他们打破了一个神话,那个自然说的神话,性欲可能会在你的折叠衣物时突然出现,就像从天而降一样,豪无征兆,而事实上,他们明白,无论发生什么,在一个长期的关系中

有承诺的性爱是有预谋的性爱,是自愿的、你情我愿的,是投入的和确实存在的

情人节快乐

[via]

评论

Popular Posts

高硼硅玻璃水杯

《小狗钱钱》[德] 博多·舍费尔

如何做好个人防疫?

新概念英语PDF扫描版

当10086话务员那不为人知的尴尬事

《小张和小丽》开开五五零

拥有以下6个特点的伴侣比较容易幸福

MIFARE Classic Tool - 安卓NFC门禁卡修改工具

《小宝贝》夏天播放 丽江鼓手夏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