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灵魂,只有交易——为何“苹果”会杀人

  小王子来到了地球,他经过一个玫瑰园,这有成千上万的玫瑰花,简直和他的花儿一模一样。

  小王子感到很伤心,他曾经以为他的玫瑰花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花,其实她只不过是一朵普通的花。

  一天,小王子遇见了狐狸,狐狸说:“你驯养我吧!”小王子不明白。

  “对你来说,我只不过是只狐狸,跟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,而你对我而言,也只不过和其他人一样,但如果你驯养了我,我们将会彼此需要,对我而言,你将是这世界上的唯一,对你,我也会成为你的唯一。”

  上海,女中学生集体援交,最小者不到14岁,最大者不过18岁;

  安徽,17岁小伙子为买苹果iPad2而卖肾;

  网上,90后女生微博上留照片留电话,愿以初夜换iPhone4;

  广州,16岁少女为买iPad2,辱骂并暴打妈妈,被妈妈失手闷死;

  ……

  这些故事真是可怕。

  更为可怕的是,或许,它们很普遍。我最近屡屡听到类似的故事,有朋友说她读高中的儿子追债一样要买iPhone4s,并且要立即买到,哪怕花2万元,哪怕去香港排长队,而且威胁说不买就不认父母。需要说明的是,该男孩有过iPhone一代和二代,也曾想要三代,但那时她明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于是拒绝了他。

  还有朋友说,他读初一的儿子暴力倾向很严重,稍不如意就会攻击他,常拿菜刀比划,而且真的拿菜刀追他,最后一刀砍在门上。

  苹果的iPad、iPhone、MacBookPro笔记本和Mac台式机,我都有。它们很是精美,宛如艺术品一样,与其他厂家纯工具性的电子产品很不一样,令我有些着迷。

  然而,拿肾换电脑,拿初夜换手机,拿性换奢侈品,以及为此对父母暴力相向……也太恐怖了吧。

  这些孩子到底是怎么了?

  对此,我在北京的心理医生朋友沈东郁在微博上解释说:

  iPhone、iPad都是过渡客体,在他们眼中是爱的象征,对物质的追求是对爱的渴望。得不到就意味着丧失爱,就要摧毁剥夺了他们被爱感觉的那个客体。这些孩子的心理发展水平是非常低的,苹果产品在他们心中等同于幼儿睡觉时离不开的泰迪熊,只不过生理年龄决定了他们的力量远大于幼儿。

  这一段话精当而到位,就是有不少术语,我解释一下吧。

  客体对应的是自体,自体即“我”自己,而客体即与“我”建立关系的其他人乃至万事万物。

  对于每个人而言,妈妈都是我们生命中的第一个重要客体,而承载母爱的其他客体即是过渡客体。

  一些孩子,常见于幼儿,少年也有,他们会钟爱一个小枕头或小毯子,不让家人洗,脏了臭了都不让,如果家人偷偷洗了,他们会大哭,有时会哭晕。

  如果细致回顾,家人会知道,这个小枕头或小毯子,妈妈曾与孩子一起共用过。表达能力强的孩子则说,它们有妈妈的味道。

  由此可见,孩子迷恋这些小东西,其实是想抓住母爱的味道。

  母爱是什么?

  孩子哭,妈妈知道他是饿了,用乳房哺育他。

  这一刻,母爱借妈妈的乳房而传递,妈妈的乳房就成了过渡客体。

  孩子哭,他渴了,妈妈用奶瓶喂他水喝。

  这一刻,母爱借奶瓶而传递,奶瓶成了过渡客体。

  如此这般的情形无数次发生,量变引起质变,有一天孩子突然领悟到,母爱并不等同于乳房、奶瓶或其他,母爱是无形无质的。

  有了这样的领悟,孩子就会放下对过渡客体的执着,或者说,对有形有质的母爱载体的执着。

  也可以说,有了这样的领悟,一个孩子的心就被照亮了,他懂得了灵魂的真实存在。

  然而,假若母爱的累积效应不够,这一领悟没有发生。甚至,母爱稀少,就会导致一个结果——孩子对有形有质的母爱载体非常执着。

  最初,爱的载体都有照顾与陪伴功能,经典如泰迪熊,这是美国孩子最常见的公仔,毛茸茸地可以让孩子抱着,也可以充当孩子假想的玩伴与聆听者等。健康成长的孩子可能会对泰迪熊很有感情,但他们不容易痴迷,而太痴迷于泰迪熊的孩子,原因都可能是儿时获得的母爱太少。

  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中,杀手里昂的“泰迪熊”是那盆植物,后来变成了同样缺乏爱的小女孩。

  里昂为那个小女孩而死,可套用沈东郁地另一篇微博“为了得到爱,不惜一切代价!”

  在这一点上,我们都是一样的,正如一首歌的歌名《死了都要爱》。

  关键是,为什么而死。

  里昂为小女孩而死,有了灵魂层面的味道。为电脑和手机而死,则显得可怜而可憎。

  但这些故事其实是一样的。母爱获得太少的孩子,就会执着于母爱载体。既然母亲表达爱的方式给孩子买东西,而不是陪伴与细腻的关爱,那么孩子就没办法发展到灵魂层面的爱,而是会执着于这些东西。先是很小的需求,一颗糖,一串糖葫芦,一个小玩具,最后则发展成手机、笔记本电脑,乃至其他。

  最初思考援交少女的事情时,我脑海里跳出一个短句——“没有灵魂,只有交易。”

  体悟到无形无质的爱,便会知道,爱是有灵魂的。但若体悟不到这一点,灵魂层面的爱就伦落为需求被满足的层面。满足需求,这总是要交易的,拿我所有的,换我所渴求的。

  看不到灵魂的存在,我们就不知道自己的尊贵。身体是什么?肾是什么?不知道,体会不到,我只看到我的渴求,一部iPad2,它闪闪发光,具有无可匹敌的吸引力,啊,有了它,我太心满意足了……

  看不到灵魂的存在,我们也不知道事物的尊贵。iPhone到手了,有形有质的美妙之物到手了,但那满足感,也就只是到手那一刻,很快的,它就消散了。

  于是,有了iPhone一代,还要渴求二代,有了二代,还渴求更新的……

  寓言小说《小王子》中,小王子居住的小小的星球上,只有一朵玫瑰花,他以她为骄傲,以为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。但到了地球上,他发现了一个玫瑰花园,那一刻他很失望,原来他的玫瑰花并非是独一无二的。但狐狸让他明白,他的那朵玫瑰花的确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他驯养了那朵玫瑰花,玫瑰花也驯养了小王子。

  驯养是怎么发生的?

  每天,小王子要给玫瑰花浇水、捉虫子、遮太阳,还要陪她说话,有时要满足她小小的虚荣心……就是在这些琐细的行为中,小王子驯养了玫瑰花,玫瑰花也驯养了小王子。

  本文一开始提到的那些可怜的孩子们,他们常常还有一个可怜的命运——被指称“溺爱”坏了。

  其实,并非是溺爱,而是缺爱。研究发现,孩子要形成稳定的安全感,需要一个条件——在3岁前,和妈妈生活在一起,没有严重的分离(超过两个星期的分离即为严重),而且与妈妈的关系有很高的质量。

  如果深入了解那些被“溺爱”的孩子,你会发现,没有一个能满足这个基本条件。

  达不到这个条件,孩子的心就难以发展到,真的体会到无形无质的爱,或者说灵魂层面的爱。

  小王子对玫瑰花的照顾中,需要时间与精力,或者说,需要心。

  然而,只是给孩子一部iPad,这未必是有心。

  我一位来访者,她觉得她基本满足了我刚刚所说的条件,但她的一开始如天使一般美丽而可爱的女儿,到了四五岁后变成了小恶魔,常常失控,激烈地攻击她和丈夫,主要是攻击她。

  她从未和女儿有严重分离,她读了很多育儿书,尽可能用书上的办法与女儿相处,但却收获了这样的结果,令她绝望,甚至觉得生命都没了意义。

  仔细地聊下去,发现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——她很少和女儿拥抱。这源自于她的童年,她10岁前没和父母一起生活,所以得不到拥抱,最后变成惧怕并抵制拥抱。

  后来又发现一个问题,她是将育儿书上的办法当成“任务”来对待的。

  如果给孩子喂水时就只是一个任务,那么就只有奶瓶这一过渡客体存在,而无形无质的母爱就没有传递。

  明白这两点以后,她开始学习,用心对待女儿,将一切任务变成与女儿一起的玩耍。譬如洗澡,当只是任务时,女儿会抓狂,但现在她仔细体会碰触女儿的身体,和她一起玩耍,结果女儿会说,妈妈,多玩一会儿,妈妈,什么时候我们还这样玩啊?

  这时,洗澡这件事也成了过渡客体。但这种有心地在一起,就是彼此驯养的过程。

  果不其然,随着这样琐细时刻的累积,女儿的暴力倾向变得少多了。

  沈东郁的说法很科学,而我一个朋友的说法很感性。她说,对妈妈的那种暴力倾向,就像是,想撕碎妈妈的这个僵硬的壳,看一看是不是有一个活生生的真爱自己的事物存在。

  溺爱不是孩子的答案,狼爸虎妈更不是孩子的答案,答案在于心,在于灵魂。

  [via]

评论

Popular Posts

高硼硅玻璃水杯

《小狗钱钱》[德] 博多·舍费尔

甄果人 原味香葱牛轧饼

新概念英语PDF扫描版

《斗破苍穹》天蚕土豆

CuteHttpFileServer/chfs 文件服务器,支持http,webdav,多平台

jamesdonkey贱驴无线蓝牙鼠标

MIFARE Classic Tool - 安卓NFC门禁卡修改工具

月光宝盒 - 提供网站数据备份服务